科技魔方

酷派的新瓶與小米的舊酒

媒體頭條

2021年11月04日

  作者丨胡斐

  編輯丨胡展嘉

  題圖丨胡斐制作

  出品丨零態LT(ID:LingTai_LT)

  01

  復仇者聯盟2.0

  還記得在四年前,小米曾經去鄭州大學做過一次校招宣講會。在會上,小米的某位領導說,如果有學英語或者阿拉伯語的同學都可以加入小米,因為小米有海外市場,但是這個海外市場好像并不包括日本。

  當時這位領導的原話是說,如果你是學日語專業的,那么你可以走了,或者我建議你們去日本從事“電影事業”。話音剛落,現場在座的幾百位鄭大學子都哄堂大笑,會場里充滿了快活的空氣。不過,當時有幾位同學感覺受到了侮辱和冒犯,他們向這位領導表示了抗議。

  領導當即表示你還圖樣圖森破——他當年可是靠創業做軟件獲得雷軍賞識,拿到過幾千萬美刀融資的人,想跟他掰腕子:

  要不有本事你也做個軟件賣個上億?

  小米領導在宣講會上擺譜的事兒,很快被捅到了雷總那里,眼見事情鬧大了,小米發了個公告。公告里說,小米的同事來自全球,他們絕對不允許公司有任何地域歧視行為,所以這次涉事的領導,經公司研究決定,對其在全公司進行通報批評。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實質上的處罰行為。

  小米到底有沒有地域歧視,其實老胡心里也拿不準,但唯一拿得準的是,他們在去年紅米Note 9系列手機的日本宣傳片里,用核爆來宣傳手機的快充速度。

  而那位在鄭大很敢說的小米領導,他的名字叫秦濤,彼時擔任小米創新部總監。不過在小米發布這條宣傳片時,秦濤已經是小米的前高管了。

  離開小米之后的一年多里,坊間傳聞秦濤的下一站好像去了IQOO,不過更為正式的一則去向,是在酷派集團上個月的一則公告里。這份公告里說,秦濤在2016年10月到2019年8月在小米任職。但這之后去了哪里,公告里并沒有提及。

  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在酷派的這份公告里,秦濤的新職位,是酷派集團高級副總裁兼集團參謀部參謀長,負責整體的日常運營。但在這份公告之前的2020年年底,秦濤就持有了酷派港股近8%的股份,到中報為止,合計持股8.37%。如果從去年年底算起,秦濤手里的酷派股權價值差不多上翻了一倍。

  跟他一起去酷派的,還有之前在小米干過的胡行、李宇靖和司馬云瑞,他們是酷派集團的新任副總裁。這四個人涵蓋了渠道、硬件體系和新零售等相關業務,李宇靖還被稱為紅米Note7手機的“小金剛”之父。

  有業界的朋友說,酷派這是組了個手機圈的“復仇者聯盟2.0”天團。

  為什么說是2.0,是因為在早些時候,小米曾陸陸續續招徠了一批其他手機廠商的前高管,這批人在坊間被稱作小米組建的第一代“復仇者聯盟”。比如2019年年初加入小米的盧偉冰,之前在天語手機和金立手機干過,現在是小米集團合伙人,中國區、國際部總裁和Redmi 品牌總經理王曉雁,之前是小辣椒手機創始人;中興努比亞的苗雷、聯想的常程...

  ▲圖:酷派的新任命公告

  細數起來,如今活躍在社交網絡上的小米高管們,或多或少都有其他手機廠商的履歷。共同點是,這些廠牌都在手機行業叱咤風云過,但如今早已落寞。其實關于“復仇者聯盟”這事兒,雷總也公開回應過,他說小米怎么可能是復仇者聯盟呢,他們80%的高管都是從內部提拔的。

  不過這話說完之后的幾個月,魅族的楊柘也加入了小米。

  而酷派此次組建“復仇者聯盟”,并非毫無動機可言。首先是從去年年底開始,港股上市的酷派在資本市場上就開始左右逢源,年內股價從兩毛港紙/股變成了四毛,實現了翻倍——且在二級市場融資超過21億港元。

  另外在今年10月4日,酷派還發布公告稱,已簽署8.33億港元股份認購協議,本輪融資由投資機構SIG領投,宏暉投資有限公司等機構與個人跟投。據了解,這筆錢將用于重新做手機產品、建渠道、做營銷。

  秦濤等“復仇者們”的加入,就是酷派所獲融資在人事上的體現。

  02

  明月與溝渠

  這時就有人要問了,既然酷派挖了這群前小米的渠道干將來做手機,那小米的渠道做的咋樣?

  這里老胡就要說聲抱歉了,因為小米的渠道,相比OV或者榮耀,實在是乏善可陳。比如在最早小米1的時候,當時銷售根本沒有線下渠道,全都在線上官網銷售。

  再后來,大約在2016年,小米開始有了“線下渠道”,這時“渠道商”們的進貨方式也跟普通用戶一樣,從官網訂購手機,不過數量大些,幾十臺或者上百臺,也沒有什么門店,自帶小馬扎、紅布和廣告牌就可以去廣場上擺地攤。賣出手機所得售價2%至5%的“米豆”,作為渠道返點可以在下次進貨時抵扣。一位店主朋友甚至給老胡展示了當年他擺攤兒的照片,他說當時雖然掙的不多,但好在有激情。

  ▲ 小米早期線下渠道,略顯簡陋

  這就是小米早年的渠道體系,也被稱為小米小店。店主們用十二個字給老胡總結了小米小店時期經銷商的待遇:沒人管、利潤低、不保價、沒售后。無數小米店主的激情,就是這么被擊垮的。

  要插一句,這個小米小店,就是秦濤直接向雷總匯報的項目。這群被官方通過各種方式變相拋棄的小米店主們,2018年左右在網上結結實實鬧了一陣子,他們在雷總微博下評論,在各個社交平臺留言,不過好像并沒有什么結果。

  “上訴”無門,店主們只能“自救”。比如他們有時會選擇不從官網拿貨,而是從別的區域或者別的平臺購買,因為能享受到部分折扣,但這在小米官方視角來看,是無可爭議的違規擾亂市場行為,俗稱竄貨。

  在2021年之前,小米對經銷商竄貨現象幾乎束手無策,而在盧偉冰空降小米之后,曾經的小米小店被他升級成為專營店體系。而秦濤作為線下渠道負責人,差不多在同時離開了小米。

  老胡小時候的乒乓球教練小王就是這時候入坑小米專營店的。注冊了店主賬號,花了點錢盤了個店鋪,裝修一下掛個牌,就算是專營店主了,全程成本不超過五萬元。

  不過,小王的好日子,結束在2021年的頭一個月。當時,盧偉冰提出小米的目標是中國每個縣城都要有一家官方直營的小米之家。不過他沒講的是,之前跟著小米打天下的專營店主們都得卷鋪蓋滾蛋,好不容易攢下的客戶也得全部拱手讓人,沒有按合同提前30天通知,也沒有任何退出補償。

  ▲ 紅紅火火的官方小米之家(圖:小米之家官微)

  當然,除了直接退出,專營店主們還有以下幾個選擇:如果縣城沒有小米之家,那好,花至少80萬元做店面升級、押金、提貨費用,而且店鋪標準也必須是小米標準,比如選址,比如商業街檔次,不一而足。

  不過,如果你的縣城已經有了小米之家,那這些專營店只能被派駐到更遠、更遼闊的鄉下市場去。除了廣闊天地大有作為這個slogan,背井離鄉還掙不到錢才是這些店主們最受不了的。

  沒有80萬元,或者花錢開店收不回成本的專營店主們拉起了維權群,他們嚷嚷著要找律師,要么讓小米續約,要么讓小米補償。時隔差不多10個月,老胡問了問起訴的組織者進度如何,他說這場起訴放棄了。

  米粉兼專營店主小王一開始就選擇了不再續約。這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朋友圈兜售他最新款的小米11和小米10至尊透明探索版。再然后,他用新買的榮耀手機在微博上發了一句詩: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這里的渠,不知道是不是渠道的渠。

  說來也很有意思,線下渠道自2018年雷總親自督陣后,一直是小米的重點拓展板塊。但翻開酷派的新任高管履歷,幾乎都是小米線下渠道系統的前高管。所以機圈的新聞,真的不能連起來看。

  03

  舊酒能否入新瓶

  如今秦濤和同期入職的“復仇者2.0”們要面對的,幾乎是一個完全不一樣血統的酷派。

  其實老胡對酷派最初的印象,是童年時父親用的手機。

  老胡的父親,在一個事業單位供職,當時單位配發手機,經歷了幾個階段,一開始是摩托羅拉,后來是酷派,再后來成了華為。其中酷派的機器有兩代,第一代還是功能機,第二代就成了智能機。所以跟“中華酷聯”其他三家類似,酷派在智能手機時代的一開始,是靠運營商合約機和政府訂單吃飯的??崤蓜撌既斯掠⒕驼f過,酷派的銷售有90%依靠運營商。

  不過,酷派的好日子,結束于2014年的夏天。那時國資委要求運營商壓低營銷和補貼成本,指著運營商的酷派頓時沒了飯吃,隨之而來的就是存貨積壓和現金流吃緊——比如在存貨的周轉天數上,公司從2014年的不足50天翻倍至2020年的114天,意思是相同數量的貨物,轉化為流水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一倍多;再比如應付賬款周轉天數,從2014年的不足80天,到2020年的接近200天,意思是支付給供應商的原材料費用或者其他款項,時間拉長到了2014年的兩倍多。

  酷派的市場份額也開始被一壓再壓——營收從2014年的196億元人民幣到2020年的6億元人民幣,跌到了鼎盛時期的零頭。

  酷派不是沒想過轉型。他們推出過在公開零售渠道銷售的ivvi、電商品牌“大神”,還和360合作成立奇酷,尋求向互聯網方向轉型。還被樂視控股過(當然樂視發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了)。

  甚至在2016年和2017年兩年,酷派的虧損超過了70億港元,還因湊不齊cool M7預計50萬臺出貨量的物料和供應鏈資金和與應屆生解約等問題,引發關注。如果不是今年3月份靠“新酷派”戰略持續融資,酷派就會跟朵唯一樣,變成徹底的others。

  不過朵唯這類曾經的霸主,如今的尾部手機品牌也不完全是others。舉例來說,今年的朵唯單靠在直播帶貨這一個銷售渠道,單月銷量超過魅族和一加等二線廠商,如果按下圖來看,這意味著朵唯這個品牌單靠快手直播帶貨就賣到了接近紅米note9(百元機主流機型)單月國內銷量的成績。因此可以下結論了,即酷派的直接競品,不是小米、三星,而是朵唯。

  不過,這些朵唯手機的質量非??皯n,比如主播給你說什么2K屏幕、旗艦芯片,三攝四攝等一系列旗艦機的噱頭,賣你不到千元的售價,但到手之后才發現:參數是虛增的、三個攝像頭只有一個是真的、256G內存實際只有16G等等,在朵唯被頂上熱搜后,快手當時直接永久清退了朵唯所有產品,還給消費者執行了9倍補償,就又有聰明的同學要問了,這些買朵唯的消費者是不是傻,同價位直接買小米不香嗎?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快手的直播帶貨市場,主要面向十八線小城市和廣袤的農村。而小米的產品要想在鄉下賣,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鄉下做推廣。老胡已經說過,專營店主們已經被小米官方“勸退”了,幾乎沒人去鄉下,而這些下沉市場的消費者們,會認識小米嗎?唯一的娛樂就是刷短視頻的快手老鐵們,可不就被拿著iphone 直播賣山寨機的主播們給忽悠了。

  相比朵唯,酷派在去年也發布過一款新品:售價不到700元人民幣的酷派cool10。不過遺憾的是,這款手機的測評老胡也看過。視頻顯示,這部手機雖然沒有像朵唯直接大大方方地參數造假,但攝像頭卻是實實在在的二真一假。只能說酷派為了追趕現在接近浴霸的相機矩陣設計,做出了一些“必要的”妥協。

  不過跟朵唯類似,酷派也靠著直播帶貨回了點血,雖然不多,但是有。借著融資和小米系前高管的“復仇者聯盟”,酷派在今年5月發布了cool20新系列,售價699元人民幣起,還從6月起在全國鋪設起鄉鎮服務站渠道,到目前為止建成一千多家。前段時間,京基集團副總裁、酷派集團執行董事、行政總裁陳家俊說,酷派的目標是三年重返第一梯隊。

  老胡記憶力比較差,只知道華為從運營商合約機到現在差不多花了十年,直到三年之前相機技術和芯片性能突破,口碑一直墊底;小米的定制手機系統MIUI從出道之日起就被稱為“值300元”的存在,到現在也已經十年,但最近半年也開始被吐槽。而僅僅在砸技術的研發費用投入上,華為是國內第一,2021年9個月,研發投入1023億元人民幣;隔壁小米雖然不及華為,但也上了工商聯的“2021民營企業發明專利500家”榜單,去年研發投入的數據是92.56億元人民幣。

  而酷派想重返國內第一梯隊,要么砸研發、要么砸渠道。很明顯只有21億港紙入賬的酷派,如果梭哈研發,融來的錢砸下去可能連水花都看不到;如果還是賣技術水平要求不太高的百元機,靠著幾十億鋪渠道,做做推廣還是有可能沖沖銷量的。但想要真正重返國內第一梯隊的長期目標,以上兩者缺一不可。

  還是靠這些口號漲漲港股的市值吧,畢竟相對于幾百億砸下去看不見水花的技術研發,上漲的股價,落袋為安的錢才是實實在在的。

+1

來源:零態LT

推薦文章

亚洲无码在线视频